棋牌

80年代围棋为什么那样红 中国围棋的复兴之路

  文章来源:2015年原载于澎湃新闻,作者徐书白

  在回答标题中的“为什么”之前,让我们先来厘清一个“是什么”的问题:上世纪八十年代,围棋到底有多红?

  不妨以1985年作为时间节点,来对比一下中国和日本。

  当时的日本,人口约为一亿,围棋爱好者数量却高达1208万(据日本余暇开发中心2000年发布的白皮书),专业棋手有六百人,九段棋手有六十余人,其中不乏小林光一、武宫正树等“超一流选手”。

  同一时期的中国,人口在十亿左右,是日本的十倍不止,但据专家估计,围棋爱好者无论绝对数量还是相对比例,都落后于日本,这从棋手数量就可窥见一斑:专业棋手不过一百余人,九段棋手更是只有四位,还包括已经“退居幕后”的国手陈祖德和吴淞笙。

  实事求是地说,截至1985年,相比起围棋历史源远流长、曾对周边国家输出围棋文化的中国而言,日本更当得起“围棋王国”之名。

  然而,在这之后,事情起了戏剧性的变化:中日围棋之间出现了实力上的大反转。

  仅仅过去短短十多年,到1996年,日本的围棋爱好者数量就下降到了410万人,以每年66.5万人的速度递减。棋坛上活跃着的,依然是坂田荣男、藤泽秀行、加藤正夫、武宫正树、小林光一、大竹英雄这些“老面孔”,新秀后继乏力。

  至于中国,到了1999年,时任中国棋院院长的陈祖德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中国有3000万围棋人口是大概是没有问题的”。一年之后,《围棋天地》杂志给出的统计数字是:中国的围棋人口有2000万。即便取较低的那个数字,中国也远远超过日本。

80年代围棋为什么那样红 中国围棋的复兴之路

  陈祖德,新中国第一代棋手代表人物,也是第一任中国棋院院长。

  这个时候,活跃在中国棋坛上的,是老中青四代国手:即便不算已经成为象征人物的陈祖德(1999年,他被评为“新中国棋坛十大杰出人物”之一),也还有聂卫平、马晓春、常昊以及渐渐崭露头角的古力(他们正好代表了五〇后、六〇后、七〇后和八〇后),而准九〇后棋手陈耀烨(生于1989年)和九〇后棋手如周睿羊、时越、范廷钰、芈昱廷和唐韦星等(若干年后,他们先后夺得全部六项世界围棋大赛冠军)也已经或快要开始摸索着上网下棋。

  国手王汝南曾在一篇发表于1987年的文章中说,“中国大陆兴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围棋热’”,他称之为“中国围棋的复兴之路”,这也是该文的标题。套用今天常见的术语,以1985年为起点,中国围棋在八十年代实现了“爆炸式增长”,其影响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比如,作为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是一名围棋爱好者,“金角银边”、“谋势”、“做活”这些围棋术语都被他移用于比喻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

  许多出生于五六十年代的企业家,也对围棋情有独钟。如江苏春兰集团董事长陶建幸、上海建桥集团董事长周星增、中国移动上海公司董事长郑杰、上海澳特来公司总经理池仁冠、贵州百灵集团董事长姜伟等。八十年代围棋热席卷中国之时,这些企业家最多不过三十岁出头,正是易被新鲜事物感染的年纪,十多年后,他们一待事业有成,便立即赞助围棋比赛和选手。诞生于1998年的春兰杯,便由陶建幸斥资千万举办,这既是第一项中国大陆出资主办的世界职业围棋大赛,也是中国最有分量的围棋赛事之一。

  与春兰杯并称为世界职业围棋六大杯赛的“应氏杯”,则直接诞生于围棋热之中。这项全名为“应氏杯世界职业围棋锦标赛”的赛事,由台湾企业家应昌期于1987年8月创办,四年进行一次,是奖金最高的职业围棋比赛,冠军奖金高达四十万美元,即便亚军,奖金也有十万美元之巨。昭和棋圣吴清源评价说:“应昌期先生是创办世界职业围棋锦标赛的第一人。”

80年代围棋为什么那样红 中国围棋的复兴之路

  常昊力捧春兰杯

  与围棋有关的组织机构、书籍报刊,在八十年代中后期也盛极一时。

  1985年6月8日,蜀蓉棋艺出版社成立。这家全国唯一的棋牌专业出版社推出的围棋入门读物,四年间共销行了一百多万套。有读者以这套小册子自学,拿到围棋段位,特地写信致谢出版社,“我汇款来立个户头,你们出一本书我买一本”。

  在《中国围棋的复兴之路》一文中,王汝南也提到,“棋书畅销,《围棋天地》、《围棋》月刊、《围棋春秋》、《棋牌周报》等专门刊物订数持续上升”。当时的他,身份还是北京中日围棋友好会馆馆长。四年后的1991年,作为围棋热的直接产物,中国棋院在北京成立,陈祖德、王汝南分别担任正副院长。

  “围棋之乡”也不断涌现。1988年,浙江天台县向国家体委申报“围棋之乡”并获得批准。到了1990年,短短一年间,国家体委又命名了四个“围棋之乡”:天台的邻县嵊县、江苏张家港市塘桥镇、河北怀安县以及上海嘉定县。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围棋队现任总教练俞斌就是天台县人,为中国围棋拿到第一个世界冠军的马晓春是嵊县人,陈祖德则是嘉定人。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围棋为什么这样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