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

女超泡沬已浮现!一年投资数千万 多队解散提早警醒

  稿件来源:足球报

  记者王伟报道 在中国女足俱乐部中,长春大众卓越女足不但是女超强队之一,还是一支非常特别的球队。

  说特别,一方面是这支女超强队完全由民营企业注资经营,而且坚持不懈投资了20年,另一方面是,这家女足俱乐部的掌舵人叫刘友,身兼俱乐部总经理和球队主教练两职,2020年是他执教长春女足的第10个年头。

  在浮躁的中国足坛,这两点都是相当罕见的,也是难能可贵的。

  俗话说,当家才知柴米油盐贵。长期在女足圈内执教,作为长春籍前国脚李玮锋、黄勇等人的启蒙恩师的刘友,一直在思考女足联赛和中国女足运动的发展,对于中国女足重返世界巅峰的途径,他有着自己的思考与建议。

女超泡沬已浮现!一年投资数千万 多队解散提早警醒

  提升竞赛水平  联赛和青训必须两手抓

  为了备战法国女足世界杯和东京奥运会,2019赛季的女超联赛历史性地在两个月内“赶工”完成。因为赛程太频密,期间多名现役国家队队员受伤,造成女超球队的队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疲惫不堪。

  严重压缩女超联赛赛程的目的,就是要为女足国家队的长期集训创造条件,而每年的女超联赛比赛时间,也基本是等国家队的集训时间确定了之后再定。配合国家女足全力争取奥预赛或者世界杯的出线权,这本身没错,但每当碰到奥运预或者世预赛到来的年份,国家女足那个赛季基本是一年要拿走200天的集训时间,这注定会给国内的女足联赛带來相当大的困难和冲击。

    这种轻视国内联赛、豪赌出线权的做法,甚至被圈内人认为是“杀鸡取卵”,并不足取。

  “要国家队踢得好,不一定非要严重压缩联赛空间。我觉得首先必须重视国内联赛,因为国家队的选材都是来自联赛,只有我们的联赛真正建设好了,好苗子从一个正常的联赛中涌现出来,国家队的用人才能更加充沛。”刘友说,“虽然女超队伍之间实力还是有一些差距,但从去年联赛看,差距实际在缩小,但联赛的整体水平却是在不断下降的,主要体现在比赛的攻防转换节奏变化上、比赛的激情、比赛净打时间和流畅性上都有欠缺。现在我们的联赛质量和日本女足联赛比已经出现明显的差距了,和欧洲差距就更大了。”

  “其实无论对男足还是女足,竞赛是杠杆,良好的联赛环境是女足运动发展的根本,竞赛与训练是相互促进和依赖的关系。”刘友认为,联赛和国家队成绩其实并不冲突,只要尊重足球规律,两者是完全可以共同发展的。

  日前,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接受央视采访时,谈到了男足国家队、男子中超联赛、女足国家队和职业联盟的情况,但未谈及今年女足联赛的情况。刘友全程关注了这次采访,他十分期待陈戌源能谈谈今年女超联赛怎么开展,可惜陈戌源只是谈到“女足联赛会启动,联赛结束后,女足也会以集中备战为主”,除此之外,没能继续展开。刘友对此有些遗憾。

女超泡沬已浮现!一年投资数千万 多队解散提早警醒

  “我一直认为联赛水平的提高能直接带来国家队水平的提升,但从之前的女子联赛来讲,国内女足各级联赛的竞赛组织力量略显薄弱,从现状及未来发展来看,现在急需夯实基础力量了。”刘友说。

  实际上,从中国足协对女足成年三级联赛的管理构架来看,只有两三个人参与,甚至不得不把女足青少年联赛交由成都足协代管,从顶层设计来看,组织力量的薄弱是客观存在的,也反映了对女足联赛、女足运动是不够重视的。

  2020赛季,女超联赛增加到十支参赛球队,江苏女足、上海女足、长春女足、武汉女足、北京女足、广东梅州五华女足、河南女足,再加上升班马山东、浙江和河北华夏幸福女足,目前这十支球队都在等待着新赛季女超联赛的重启。

  对于女足联赛的发展,刘友有着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只有抓好联赛和后备力量培养才是根本。“现阶段抓好两级(女超、女甲)联赛是大方向,不要盲目追求数量发展乙级(三级别联赛),可以增加U20联赛,并且取消预备队比赛,保留U18、U16、U14三个年龄段的青少年联赛,不宜设置单年龄段梯队。”刘友说,“集中力量做好女超和女甲两级联赛,做到精准推动。”

  现在全国女超联赛扩军到十支球队,但一个赛季全部踢完主客场的比赛,也只有18轮,刘友认为女超联赛的比赛场次还是太少,“女超联赛可以适当增加季后赛,由前四名参加,如果再加上足协杯和锦标赛,这样一年下来最多的队伍能够保证30场以上的比赛场数,比赛场次和强度够了,联赛的整体水平一定会提高,”刘友说,“而且我认为主客场赛制已经证明是女足联赛的最佳选择,我们必须向先进发达的联赛看齐,将这个赛制稳定下来。”

女超泡沬已浮现!一年投资数千万 多队解散提早警醒

  重视商务运营  把女超办成亚洲精品赛事

  国内男子足球职业联盟在筹建过程中经历了起起伏伏,到现在为止还在酝酿当中,但中超联赛坐拥80亿的电视转播加上多家俱乐部的持续大投入,早已体现出了巨大的商业价值。反观女足联赛,多年来在商务开发方面却是举步不前,甚至多年来处于“裸奔”状态,严重伤害了联赛的发展,也让各女足俱乐部陷入了商务经营的困境。

  现在政府部门高度重视足球发展,而且女足青训及校园足球也都发展起来了,现在应该是女足运动在中国发展的很好契机。我们要乘着这股东风,瞄准世界一流目标,把女超联赛品牌办成亚洲精品赛事,无论从赛程、赛制、商务运营、整体包装、策划宣传、产品推广方面都交由专业团队、专业人士来运作,在电视台转播方面显得更为关键,尤其是央视的转播非常重要。”刘友说,“所以,我觉得女超联赛职业联盟的成立契机是时候了。”

  对于女超应尽快成立职业联盟的“谏言”,刘友说,“女足联赛的商务开发以及长远、稳定、健康、有序发展,是一件关乎中国女足运动能否跻身世界一流的大事。建立女足职业联盟,推进女足职业化发展,其中包括女超联赛整体冠名权运营,让参赛队伍成为主人和股东,有红利可分,有话语可言,有责而担,共谋发展,真正做到把女超品牌作为一个优质的产品开发和运营,让参赛的队伍真正有参与感和获得感。”

女超泡沬已浮现!一年投资数千万 多队解散提早警醒

  实际上,长春大众卓越女足2020赛季初在俱乐部商务开发和宣传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甚至专门从新闻界挖来了资深媒体人担任俱乐部高管,加大了俱乐部的商务运营和宣传,从实际效果来看,长春女足无论在整体形象和商业化运营方面有了很大的改变和提升。

  从一家俱乐部的运营到整个女超联赛,一身兼任俱乐部总经理和球队主教练的刘友深有感触,“目前国内女足联赛的状态让投资人很难受到足够的尊重,因为女足市场化程度不高,关注度较低,商业化运营等一糸列问题影响了中国女足这项运动的发展。”刘友说,“如果长时间在联赛平台无法得到收益,长期靠输血运营,女足俱乐部的参赛权益得不到根本性的保障,女足联赛的形势是很不乐观的。”

  刘友说,女足联赛期待由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在女足联赛商业运营与开发方面,可以交由第三方公司或者体育赛事经营团队进行运营,足协做好监督和协调作用,争取形成女足联赛职业联盟的健康运作体系。如果女足联赛的商务运营迟迟做不起来的话,就是对女超品牌和商务发展的极大浪费。”

  刘友坦言,目前女超队伍一年投资基本在2000万以上:”如果女足联赛还是向现在这样任其发展,当投资人是看不到任何意义的,到时候,早晚都得退出。”

女超泡沬已浮现!一年投资数千万 多队解散提早警醒

  “中超带女足” 愿景很美好,现实很困难

  其实,社会力量并不是不喜欢女足。五六年前,中国女足这项运动从运动员到教练员都过着苦日子,还是体制内的女足球员仅靠着几千元的月工资生活,经过国家的重视、社会力量的支持和职业化的发展,现在不少球队的主力队员的待遇已有改观。

  从目前的总体情况来看,只要组织得好,发展女足现在也并不差钱。“阿里巴巴集团赞助女足10年10亿、国家体育总局(奥运会专项拨款)等收入来源加在一起,已经不少了,但只有国字号队伍使用了这一笔资金,真正投入到联赛组织方面的不多。”

  由于在女足联赛投入方面有限,财务风险就转移到了女足俱乐部的投资人、赞助商身上,“为什么要成立女足职业联盟?除了能推动女足职业化发展外,还有一个原因是预防财务风险。”刘友说,“目前一支女超队伍的年投资基本在2000万以上,个别队伍已经达到了4000万,甚至有个别球队去年联赛单场次奖金达到了100万,国内个别球员的年收入达到了200万以上,因为现在女足投入很大,有一部分女足球员年收入都在100万以上,有的队员拿三份工资,即编制内工资、俱乐部工资奖金以及国家队津帖。”

女超泡沬已浮现!一年投资数千万 多队解散提早警醒

  “一仆不能同时侍三主,否则孙悟空都不知道自己的‘产权’到底归谁?怎么能体现契约精神?现在国家队津帖最高者一年60万元,这样的收入水平已经接近全球最高女足球员的收入了,如果这样发展下去,一旦投资人、赞助商的资金链断裂,女足联赛将受到很大的冲击,比如之前的天津女足、大连权健女足、河北精英女足的解散,就是教训,就是前车之鉴,男足的泡沫已经引起了重视,现在女足的泡沬也已经出现了,必须以健康、有序发展的眼光去对待。”刘友说。

  为了发展国内的女足运动,中国足协提出过很多设想,包括强制性要求中超球队组建女足球队,希望以此来直接打造高水平、高竞争力的女超球队和女超联赛,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很多中超球队只是组建了普通的女足球队,女超联赛的参赛球队还是维持现状。

  对此,刘友说:“‘中超带女足’的愿景是美好的,但现实困难也摆在那里,目前男足中超俱乐部也已经普遍遭遇投资压力,再拿个几千万出来投资女超,确实一时很难做到,我也不赞成硬性地‘拉郎配’。其实,只要组织好了,女足从业人员是有信心把女超项目做成精品赛事的,联赛搞好了,青训搞好了,国家队重新跻身世界一流也就有希望了,这是足球运动本身的规律,要尊重。”

女超泡沬已浮现!一年投资数千万 多队解散提早警醒

  联赛具备开赛条件  期待女超6月中开打

  为了备战2020赛季,长春女足在阵容方面及后勤保障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新赛季球队引进了宋端、毕晓琳、黄望和高晨四名国脚级球员,还有司雨、陈圆梦、陈梦圆、杨敏四名国青小将,还引进了曾效力于大连女足和欧洲冠军里昂队的前锋索里。除了内外援,今年长春女足从巴西国家队高薪聘请了康复治疗师凯瑟琳,她与队医孙彬彬、康复训练师王鑫组成了一线队的康复治疗三人小组,为姑娘们提供更高效的医疗康复保障工作。看得出来,对于新赛季的女超联赛,长春女足是有梦想的。

  赛季备战期,长春女足在广东、昆明进行了很长时间的集训,4月中旬返回长春。对于引援思路,刘友表示:“长春女足今年引进的内援主要是原大连权健队中的几名当打球员和年轻队员,主要考虑在保证成绩的基础上合理优化年龄结构,完成队伍的更新换代工作,为队伍未来发展打好基础。”

  2020赛季的女超目标是争冠吗?“新的赛季,我希望让大家看到一支充满活力和竞争力的长春女足,在完成新老交替的基础上,让队伍的打法更丰富,更有观赏性,稳定在争冠队伍行列之中。”刘友说,“今年的目标仍然是力争冠军。2020年是我执教长春女足的第10个年头,在我执教的这些年里,长春女足从弱到强,在联赛、杯赛中共夺得3个亚军、10个季军,成绩还过得去,但没有夺得过冠军。追求卓越,勇攀高峰,夺取冠军,是长春女足和背后集团永恒不变的目标和信念。”

女超泡沬已浮现!一年投资数千万 多队解散提早警醒

  因为疫情的影响,联赛的开打时间不得不一再延期,从陈戌源的最新表态看,目前来看2020赛季中超联赛最早可能在6月底开赛。刘友认为,女超已具备先开赛的条件,“随着疫情逐步好转,从我掌握的情况看,女超联赛应该具备了率先开赛的可行性,期待6月中下旬能开赛,这样能保证完整的赛程赛制,至10月末结束。”